09年江西高考状元失联9年母亲患癌时日不多只求见儿子一面

江西省某医院里传来一阵女人的哭泣声,她的旁边站满了记者与亲戚,大家都在安慰悲伤中的女人。

而他们一家人苦苦寻找的儿子就是2003年江西省宜黄县理科高考状元杨仁荣!

他的父母杨崇生和吴细女是江西宜黄县人,为人本分老实,是对普普通通的农民。

也因为周围的邻居都认为他是学霸,时常用他来教育自己的孩子,所以他不得不保持每天学习的样子。

他们那儿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,凡是考上大学的人,可以将自己的毕业证供奉在祖宗祠堂,表示祝贺。

可惜的是,在这些后代里面,一直没有大学生,最高文凭只有高中,所以大家都很期待家族里能有一个大学生。

杨崇生也是一个爱面子的人,因为儿子很争气的缘故,他经常在村子里讨论儿子,逢人便夸奖他。

与此同时,他只要一想到儿子等到大学毕业以后,就可以拿着毕业证进入祖宗祠堂了,他就兴奋得不得了。

一些为了提高孩子学习成绩的家长都来和杨仁荣套近乎,想从他那里知道一点关于学习的方法。

开学的时候,他的父母乐呵呵地就陪他来到了北京,把他送到了北京航空航天大学。

他必须将自己的梦想放在一边,转而去研究一些冰冷的机械工具,他的内心十分郁闷。

对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飞行设计专业,他并不是很感兴趣,因此也没有学习的动力。

他一直坚称自己有一个物理学家的梦,可是,他却连大学的最后一门物理实验课考试都没有去。

他的事情引起了校方的注意,他们给杨仁荣发出了警告,并表示只要他愿意回来参加考试且考试合格,就给他颁发毕业证。

在大学期间,他自学了量子物理,他很喜欢这门学科带来的神秘感,沉浸其中无法自拔。

他曾独自一人停留在学校的荷花池边,从下午两点到晚上十点,整整八个小时,不吃不喝地观察雨滴落下的流动力学变化。

可是,他们也不理解物理的奥妙,对于农民来说,只要庄稼收成好,收入能够提高就够了,什么物理不物理的,不爱听也不爱管。

他将书籍分为三六九等,第一等级是哲学和物理,最低等级则是那些教授成功秘诀的书籍。

在他的眼中,那些成功秘籍都是没有用的书籍,每个人的成功都是不可复制的存在,秘籍并不适合大众,只是所谓的毒鸡汤而已。

老师、服务员、写手、作家等不同职业,他都有过尝试,遗憾的是并没有什么收获。

他觉得是父母的贫穷限制了自己的发挥,如果自己出生在一个富贵人家,他就会有无数的资源可以利用,说不定已经是一位物理学家了。

他的这些不切实际的想法一直伴随着他整个大学时光,他丝毫没有反省自己的所作所为,只要失败,他就将责任归结到父母身上。

在杨仁荣上大学期间,他几乎不会与家里联系,他骨子里十分嫌弃自己的家庭条件,觉得自己应该出生在一个富贵人家。

而远在家乡的父母很担心孩子的情况,经常会给他打电话,他们的担心反而成了杨仁荣的“负担”。

几个月以后,杨仁荣又给父亲打去了电话,说自己在花旗银行和中国人寿保险公司工作,但是工资比较低,需要父亲给予一定的支持。

吴细女看着自己儿子颓废的样子很心疼,她告诉儿子,一定要回去参加考试,将毕业证拿到手。

他表示自己在外面的生活并不好过,为了生存,他大大小小借了不少的钱,总共三万多元。

一向严厉的父亲也安慰他,让他不必拘泥面子,实在过不下去,可以回家乡生活。

2009年3月12日,杨崇生接到了一则陌生人发来的短信:“我在北京挺好的,不必担心。”

他疑惑地拨打了这个陌生号码,接电话的人并不是儿子,而是一个自称儿子朋友的人。

警方了解具体情况以后,就出动警力,开始在杨仁荣经常出没的网吧、饭店、学校门口监控。

幸好,在舆论媒体的帮助下,他们找到了杨仁荣,让重病在床的吴女士又有了求生的欲望。

看着她日渐消瘦的模样,亲戚朋友都很担心,大家都来开导她,希望她能想开一点。

后来,亲戚提议找一个记者,将杨仁荣的事情发表出去,利用大众的力量,找到儿子。

记者很快就来了,他将吴女士一家的遭遇清清楚楚地写了出来,并呼吁大家留意身边的人,看看有没有杨仁荣的消息。

为了生活,他只能做服务员、贴小广告、学徒、文员,只要有工资,他都会去干。

他还跟着同学一起做过业务,虽然挣得多,但危险系数高,领头人还进了监狱。

在他上班的时候,他看到了大家转发的信息,这才知道母亲的消息,匆匆赶了回来。

现在,他决定先去表弟的公司工作,积攒一点生活的本金,再考虑后续的工作打算。

如今,他也不再执着于自己的物理梦,也学会了脚踏实地地生活,真真正正地长大了!

虽然当代大学生同样面对着严峻的就业困境,但我相信,只要我们脚踏实地谋发展,就一定会有不菲收获!

About the author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